相关文章

便宜的洋酒

办案人员查获的部分假酒

  酒吧卖假洋酒被查

位于江苏无锡火车站南侧的站前商贸1912街区,有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1912酒吧街”。酒吧街,已然成为众多时尚青年最爱消遣的地方。常光顾这里的人说,喝洋酒虽然花费不少,但代表着身份、品位,他们愿意花大价钱去消费。殊不知,洋酒中也有“山寨货”。

作为众多酒吧中的一个,“美丽会”酒吧曾经生意火爆。如今,因为售卖假洋酒,它已停业,大门紧闭。

无锡美丽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简称美丽会公司)注册成立于2010年8月6日,最初有5个股东。2013年8月,张晓峰接手经营公司,任董事长。案发后他交代,2014年2月,酒吧采购员接到苏州人刘辉(化名,另案处理)的电话,说有批假洋酒,价格便宜,东西能过关,可以先看货。他看了样品,觉得没问题,价格比正规渠道进的酒便宜一半。当时张晓峰对于这批酒的质量心存疑虑,但因为实在便宜,就让采购员买进。

2014年2月至6月,美丽会公司买进假冒的“马爹利”“轩尼诗”“芝华士”“皇家礼炮”等总计5000多瓶,销售赚得近30万元。

无锡公安机关接到举报线索,于2014年6月20日晚对美丽会酒吧进行了现场检查,查获疑似假冒注册商标的马爹利名士洋酒、马爹利蓝带洋酒等多品牌洋酒共计811瓶,货值高达人民币50余万元。次日,英国国际洋酒协会派专人鉴定,811瓶酒均系假冒注册商标商品。

  采购员献“妙计”

随着侦查的深入,一个名叫张晓栋的采购员进入了警方视线。36岁的张晓栋是无锡人,2012年底,他应聘到美丽会酒吧做采购员,主要负责采购酒吧日常用品及酒水饮料。张晓栋做事勤恳,得到酒吧领导、员工一致认可。

2013年初,本市的另一家酒吧“本之色”也要招聘采购员,因为“美丽会”和“本之色”的股东大多同时出资两家酒吧,“本之色”的董事长黄某想到张晓栋,他的办事能力有目共睹。很快,他正式兼任了“本之色”酒吧的采购员。经验丰富、精明能干的张晓栋将两家酒吧的采购事宜打理得井井有条,账目清楚明了,两家酒吧的负责人都对他很放心。2013年8月,张晓峰由股东推选成为“美丽会”公司的“董事代理”,全权负责公司大小事务。

案发后张晓栋交代,2014年2月,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张晓峰办公室汇报工作,张晓峰仔细看了酒吧的日常流水账,虽然光看账面数字貌似收入可观,但扣去经营成本,实际盈利甚微,不免心里着急。看着领导心事重重的样子,善于察言观色的张晓栋怎么会不懂酒吧经营成本高,盈利困难?于是他提出一个提升盈利空间的“好方法”,这个“好方法”就是找刘辉进货。刘辉自称是洋酒经销商,向张晓栋说自己手里有洋酒的货源,价格便宜,东西很好,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先看看货。

  假酒报价便宜一半

酒吧通常有三大进货渠道,经销商代理、厂家直销、厂商合作,而一般酒吧都会在固定的经销商那边拿货。对于素未谋面的经销商,张晓栋较为谨慎,但是面对低价诱惑,他很心动,于是提出先看看货,对方表示没问题。

过了几天,刘辉带了马爹利XO、马爹利名士和人头马VSOP三种酒到店里来找他。张晓栋看了样品,又将店里通过正规渠道购买的洋酒拿出来进行对比。他先是比较了两种酒的外观,再将酒倒出来分别尝了尝,无论从外观还是口感,都和正规渠道买来的真洋酒差不多,就连他这个行家都很难看出差别。而刘辉给出的报价比正品足足便宜了一半。

根据多年经验,张晓栋肯定刘辉手上的货源都是假酒。买卖假酒一旦被抓住,不但会砸了酒吧招牌,更是违法的事情,无论如何,他毕竟不是领导,不能私自做主。送走刘辉,张晓栋找到张晓峰、黄某汇报。

张晓峰、黄某听完,本着能为公司带来更多利益的“好心”,两人没和公司其他股东商量,作出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决定——同意张晓栋向刘辉采购洋酒。就这样,“本之色”和“美丽会”两家酒吧开始从刘辉处购进这种“低价洋酒”。

 知假售假谋暴利

结束了一天的营业,张晓栋根据酒吧经理反馈的清单,将所需酒的种类和数量编辑短信发给刘辉,刘辉收到信息后,从仓库中点好货,搬箱装货运往无锡。

不久,一辆苏州牌照的面包车趁着夜色悄悄出现在酒吧仓库门口,从车上下来几个人,麻利地将车中的货悉数搬到门口。酒吧财务按照张晓栋的吩咐,拿着送货单一一核对,然后将现金交给刘辉。

店员将货物清点完毕,做好入库登记,之后标上市场价再上架,等着第二天顾客点单。就这样廉价假酒瞬间“变身”高档真酒。

几天后,当张晓栋再次拿着账单来向张晓峰汇报时,两人看着营业额逐日攀升,计算着可观的收益额,不禁喜上眉梢。

2014年6月20日,张晓峰、张晓栋落网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知假售假的罪行。

2016年12月16日,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以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对无锡美丽会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犯罪嫌疑人张晓峰、张晓栋提起公诉。2017年2月24日,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将择日宣判。

归案后张晓栋后悔不迭:“我在‘美丽会’‘本之色’两家酒吧的月薪加起来近6000元。采购过程中,我从未拿过提成和回扣,我实在不该投机取巧想出这种歪招。”在他想来,帮助两家酒吧在采购阶段省钱,完全是出于做好本职工作的责任感,但是这种盲目的“责任感”,完全用错了地方。

办案检察官提醒,该案中暴露出来的隐患令人深思,现行法律对洋酒监管比较薄弱,亟须对酒类行业进行依法管理。相关监管部门应联合起来,对市场流通的洋酒定期检查。